唯一比被騙更糟糕的事情是不知道自己被騙。就行星的比例而言,塑料污染確實是一個巨大的問題。的確,我們都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來減少我們的塑料足跡。但所謂塑料問題的罪魁禍首是浪費的消費者,而改變我們的個人習慣就能解決這個問題,就是個謊言了。

 

  回收塑料對拯救地球的作用,就像用釘子釘住一座正在墜落的摩天大樓一樣。你努力地尋找一個著手點" />

網站首頁>>資訊中心>>塑料專業子網
塑料回收在整個塑料污染鏈條中的地位和價值
來源:廢塑料新觀察 發布時間:2019-7-3 10:13:17

  唯一比被騙更糟糕的事情是不知道自己被騙。就行星的比例而言,塑料污染確實是一個巨大的問題。的確,我們都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來減少我們的塑料足跡。但所謂塑料問題的罪魁禍首是浪費的消費者,而改變我們的個人習慣就能解決這個問題,就是個謊言了。

 

  回收塑料對拯救地球的作用,就像用釘子釘住一座正在墜落的摩天大樓一樣。你努力地尋找一個著手點,并在做成的時候感覺很不錯。但是你的努力是完全不夠的,而且這樣的努力會分散你的注意力,讓你無法專注于一開始大樓為什么會倒塌這個真正的問題。真正的問題是一次性塑料——尤其是生產我們平均使用12分鐘它卻能在環境中存留五百年的塑料袋的主意,這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對技術的魯莽濫用。鼓勵個人更多地循環利用永遠無法解決一次性塑料大量生產的問題,而這本來是應該在一開始就避免的。

 

  作為一個生態學家和進化生物學家,我分析了很多關于塑料污染危害的文獻。科學家們早已認識到,塑料的生物降解緩慢(如果有的話),并會通過纏結和消耗對野生動物造成多種威脅。最新的報道強調了水里有毒化學物質的吸收以及模仿某些物種的天然食物的氣味的塑料所造成的危險。

 

  塑料還會雖食物鏈富集,而且現在有研究表明我們自己可能在通過吃海鮮來攝入塑料。如果我們這些消費者要為此負責,那么當一項研究報告說到2050年,海洋里的塑料要比魚類多時,我們怎么可能沒有做出反應呢?我認為最簡單的答案是,這很難。它難的原因是一段有趣的歷史。

 

  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可口可樂(Coca-Cola)、安海斯-布希(Anheuser-Busch)等大型飲料公司,以及菲利普莫里斯(Phillip Morris)等公司,成立了一家名為“保持美國美麗”(Keep America Beautiful)的非營利組織。它的使命是教育和鼓勵公眾的環境管理。與廣告委員會(公共服務廣告機構的公告天才,如護林熊、犯罪犬McGruff)聯手,他們的第一個也是最持久的影響之一就是通過他們的營銷活動來對抗不顧及他人的人,并把“垃圾蟲(litterbug)”一詞帶入美國的詞典中。

 

  二十年后,他們的“哭泣的印度人”公共服務廣告(PSA)將對美國環境運動產生了巨大影響。在這則廣告中,一個美國土著男子劃獨木舟來到一條高速公路上,在那里,一個駕車者扔了一袋垃圾。攝像機拍下了男人臉頰上的一滴眼淚。通過利用美國原住民遭受虐待的歷史和一個被拋棄的社會的罪惡,PSA成為一個推動行為改變的強有力的符號。最近,廣告委員會和保持美國美麗團隊發起了“我想被循環利用”的活動,鼓勵消費者想象洗發水瓶和盒的再生,從收集和加工材料到下一代產品的重塑。

 

  從表面上看,這些努力似乎是善意的,但它們掩蓋了真正的問題,即企業污染者在塑料問題中扮演的角色。這一巧妙的誤導讓記者和作家希瑟。羅杰斯(Heather Rogers)將保持美國美麗作為第一個企業“綠色清洗”前線,因為它幫助將公眾的注意力轉移到消費者的回收行為上并且積極地阻礙了對廢物管理的擴大生產責任的立法。

 

  例如,早在1953年,佛蒙特州就通過了一項名為“飲料容器法”(Beverage Container Law)的法案,該法案禁止銷售其容器不可重復灌裝的飲料。單一用途的包裝剛剛被開發出來,制造商們感到興奮的是與他們的產品一起銷售的包裝帶來的更高的利潤率,而不是不得不負責回收、清洗和再利用它們。“讓美國美麗”在那一年成立,并開始阻撓這樣的立法。佛蒙特州的立法者們在四年后就允許這項法案失效,而單一用途的集裝箱產業在不受限制的情況下擴張了近20年。

 

  1971年,俄勒岡州對日益嚴重的垃圾問題做出了反應,成為美國第一個通過“瓶子法案”的州,該法案要求在飲料容器上繳納5美分的押金,押金在容器返回時將被退還。瓶子法案為容器的再使用和回收提供了強有力的激勵,擁有瓶子存放法的10個州有大約60%的容器回收率,而沒有瓶子存放法的州只有24%.然而,“保持美國美麗”和其他工業游說團體幾十年來一直公開反對或宣傳反對瓶子存放法,因為它威脅到他們的底線。在1989年到1994年之間,飲料行業花費了1400萬美元來擊敗美國的瓶子法案。

 

  事實上,保持美國美麗最大的成功是將環境責任轉移到公眾身上,同時也成為環保運動中值得信賴的名字。這種心理誤導為法律框架贏得了公眾的支持,該法律框架以高額罰款或監禁的方式懲罰個別的亂扔垃圾者,與此同時塑料制造商因其產品對環境、經濟和健康造成的諸多危害卻幾乎不承擔任何責任。

 

  由于一個有利于企業生產塑料的法律體系,加上公眾接受一次性物品作為現代經濟的一部分,想要減少塑料足跡的消費者面臨著許多挑戰。我們應該隨身攜帶可重復使用的飲料和外賣容器。我們應該不惜一切代價避免瓶裝水或蘇打水。當我們不得不接受一個一次性塑料容器的時候,我們應該告訴我們自己關于哪種塑料的復雜的細微差別是可以接受的(接受1 - 3號塑料,但不接受5號?),哪些類型的塑料是可以接受的(塑料瓶子和塑料罐子可以接受,但塑料袋不行?),可以把它仍在哪里(路邊的,或者在某個特別的地方?)。

 

  對于大多數餐館和加油站,即使是在法律要求的地方,也幾乎沒有面向客戶的回收設施,我們應該把可回收的東西轉移到另一個有回收功能的地方。即便如此,我們也必須認識到,塑料通常會隨著回收利用而降解,比如,比起更多的瓶子,塑料瓶更容易變成不可回收的地毯和合成衣服。事實上,我們已經接受了個人對我們幾乎無法控制的問題的責任。我們可以奮力逆流而上,但沒有取得多大進展。在某些時候,我們需要處理問題的源頭。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2016年的一項調查,74%的美國人認為政府應該“不惜一切代價保護環境”。那么,能夠保護我們的水、食物和身體免受污染的迅速、明智且有效的政府舉措是什么樣的呢?

 

  立法者可以制定法律來激勵和促進循環利用,比如2009年提出的國家瓶裝和袋裝稅法案。這些法案將在全國范圍內對塑料瓶和其他容器收取5美分的押金,對付款時的塑料袋收取5美分的不可退還的費用。英國在2015年對所有一次性購物袋征收了類似的費用,并在今年3月宣布了全國范圍內的瓶子存放要求。在塑料袋收費后的六個月內,塑料袋的使用量下降了80%.同樣的,在德國,2003年的全國范圍內的瓶裝水法案,回收率已經超過了98%.在美國,這些措施將在很大程度上幫助補償每年約80億美元的塑料垃圾經濟機會成本。

 

  其他措施還包括禁止使用塑料吸管等一次性物品的禁令或“選擇”政策。也就是說,一次性的塑料物品將不被提供或僅在要求時才提供。像這樣的一個小調整可以導致消費者行為的巨大變化,因為調整后浪費就成了一種主動的選擇而不是現狀。這些措施最近已被美國的幾個城市采用了,加州和英國也在考慮采用。

 

  然而,一些塑料生產商繼續反對立法,因為這會損害他們的利潤。盡管加州和夏威夷已經禁止在收銀臺免費分發塑料袋,但游說的結果是,美國有10個州通過了先發制人的法律,禁止市政府在地方一級管理塑料袋。塑料生產商看到自己的利潤受到威脅,采取了一種熟悉的策略,成立了“拯救塑料袋聯盟”(Save the Plastic Bag Coalition)和“美國進步塑料袋聯盟”(American Progressive Bag Alliance),打著保護消費者財務和選擇自由的幌子,打擊塑料袋禁令。

 

  那么,我們能做些什么來讓負責任的使用塑料成為現實呢?第一:拒絕謊言。垃圾蟲并不是全球塑料生態災難的罪魁禍首。人類只有在時間、精力和系統約束條件下才能發揮出最好的能力。我們對塑料的巨大問題源于一個寬松的法律框架,盡管有明顯證據表明塑料污染對當地社區和世界海洋造成了危害,但我們仍然允許塑料污染不受控制地增加。在美國的大部分地區,回收也過于困難,而且缺乏適當的激勵措施來讓回收工作順利進行。

 

  第二:經常高調地談論我們的塑料問題。開始與你的家人和朋友談論塑料問題。打電話給當地和聯邦政府的代表,支持瓶子法案、塑料袋稅,以及增加生產者對重復使用和回收的責任。反對對地方塑料監管的先發制人的禁令。有跡象表明,企業也在聽取消費者的意見。在客戶和環保組織多次請愿后,麥當勞承諾到2025年只使用可持續包裝材料,并在年底前逐步淘汰聚苯乙烯泡沫塑料。

 

  第三:想到更大的范圍。現在已開始認真討論零浪費問題。一些個人和社區正在改變他們的生活方式,以確保幾乎所有的東西都被重復利用、循環利用或堆肥,而不是試圖減少一小部分的浪費。不可回收的吸管和可帶走的杯蓋不適合這個系統。零浪費的生活方式雖然令人振奮,但對我們大多數人來說,在目前的經濟體制下是不切實際或不可能的。

 

  另一種更好的選擇是循環經濟模式,通過提前規劃材料在產品壽命結束時如何重復使用和再循環,而不是試圖在事后解決這個問題,從而將浪費降至最低。為了實現這一目標,我們可以支持像埃倫。麥克阿瑟基金會(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這樣的團體,它們正在與工業界合作,將“從搖籃到搖籃”(即循環經濟)的設計融入到產品中。

 

  這可能是我們的未來——一個有清潔的城市、河流和海灘的未來,但也會為消費者提供更簡單、更負責任的選擇。現在,在這個淡藍色的圓點上有太多的人以及太多的塑料來以每季度為基礎繼續計劃我們的工業擴張。是時候停止把塑料危機歸咎于消費者,并要求更好的制度了。

    對不起,沒有相關記錄!
五龙救援彩金